5500亿人民币“通关口”

在产业发展方向上,前海地区重点打造金融、现代物流、信息服务和科技服务四大产业基地。“发展高端服务业,实际上我们主打的是金融业。”郑宏杰说。

据介绍,前海15平方公里规划用地中,近5平方公里土地将用于打造金融业中心,与之配套的服务也将同步跟上。根据规划,前海金融业发展重点将集中在跨境人民币业务、深港资本市场合作以及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三个方向。据悉,前海地区给国务院上报的一揽子金融政策包括6个方面13条。

陈德霖认为,金融服务业将是前海发展的重要支柱,需要担当支持其他产业发展的功能,可以放胆多做,先行先试,只要能够发挥好前海的作用,就一定有助于港深两地的优势互补。

正因为金融业之于前海具有重大意义,深圳市系列金融创新政策的推出牵动着市场各界的神经。4月12日,深圳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关于加强改善金融服务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就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

意见明确,将推进深港银行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试点,利用香港低成本人民币资金支持前海开发开放和重点产业发展,争取更多前海地区企业和金融机构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拓宽实体企业领域债务融资渠道,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跨境结算基础设施,支持跨国企业在前海设立全球结算中心。

这被广泛认为是年内最有可能放行的前海一揽子金融优惠政策之一。

这一政策提出的背景,是香港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建设。2009年7月,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正式开展。在推动人民币走出去的改革中,香港担当了一个不可取代的重要角色。在中央的大力支持下,在短短两年内,香港已发展成为具规模的人民币中心。随着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不断扩大,香港银行人民币存款余额不断攀升,到去年9月,在港人民币存款达到阶段峰值6000亿元以上;截至今年5月底,香港人民币存量仍超过5500亿元。虽然有人民币债券等金融产品,但流动性不足特别是回流管道不畅限制了人民币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因而,完善人民币回流机制呼声很高。香港浸会大学商学院院长张仁良认为,引入香港的人民币资金服务于前海的发展或经由设在前海的金融机构服务于内地经济发展应是可以着力探讨的方向。他建议,未来可以考虑争取设在前海的创新企业到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允许香港投资者通过设在前海的金融机构以人民币资金投资内地证券等。

对于人民币回流机制建设,香港交易所总裁李小加有一个生动的比喻:“香港就是搞一个幼儿园,一开始给人民币开始创造一个生态环境,慢慢地长起来。幼儿园当然是每天要接送回家的。上小学以后,住校吧,就周末回家了;将来上大学了,就暑假才回家;一旦成人了,就在香港不走了,偶尔回家过春节,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未来,投资品种越来越多,人民币在那儿呆得越来越久,生态环境好起来以后,人民币就变成了‘永久居民’,就不一定再回去了。”

不过,也有不同的声音。部分香港金融界人士认为,深港两地双向流通渠道的建立,仍较难拉动香港方面贷款业务。与此同时,金融开放可能引起的金融安全风险,也是业界对跨境贷款通道建立的主要顾虑。香港大学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宋敏表示,考虑风险控制的金融创新才能保证不会马上夭折。在人民币贷款双向回流渠道的问题上,既要保证在贷款额度、区域等总量上的控制,也要尽量使信息透明化,避免套利的风险。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认为,前海试点人民币回流机制与资本项目完全开放是两种概念,香港沉淀大量人民币,有回流的需求,才会提出建设深港之间的通道。“一方面资金需要出路,另一方面实体经济需要金融创新。这样立足需求的创新打开,监管也会随后跟上。”现在有一些人民币在香港等地方沉淀,就会有一个回流,怎么用的需求,不是一下子做资本项目的开放,而是满足这种需求。打开一个口子,满足这种需求,监管也会跟上。

人民币业务只是前海金融创新中的一项尝试,深港金融合作的其他方面也一直在稳步推进中。深港资本市场合作方面就已经取得一定进展。据悉,市场企盼已久的港股ETF有望于六七月份登陆内地。未来,随着深港资本市场进一步深入合作,前海作为“港股直通车”或成为一个远期目标。

金融创新需要监管制度护航。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业界人士无不表示,前海试验关键是在两种不同的体制下如何作好制度安排。

(本文来源:中国证券报 )